手机版| 最新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权威发布 > 正文 >

怪象:同国不同法?绑架逼迫他人写虚假借条在福建莆田不是犯罪

http://www.o-hikkoshi.com 2021年08月24日 10:59 来源:盆景艺术在线 手机版

曾经,我一直以为,全国各地律法是一致的,绑架逼迫他人写虚假借条无疑是犯罪行为,也看过许多类同案例都是作有罪判决。可是,发生在福建省莆田市的这个案件,却颠覆了我的看法:行为人把被害人绑架后逼他写了高达1180万元的虚假条子,并以此为据逼迫受害者勒了52.8万元的钱财,莆田的公安局领导却说:“绑架写借条不是犯罪”。

该案件的具体案情:

2015年1月15日,余金贵(绰号黑头贵)等人把高开远绑架到山上,逼迫高开远写下了借条6张、收条5张,总金额高达1180万元,还有一张“保证不报案”的《保证书》。次日上午,高开远向莆田市城厢区凤凰山派出所报了案(见下图1),余金贵夫妇也带了其中强迫所写的3张虚假借条到派出所接受调查。但是,凤凰山派出所只对该案件简单登记了就没有下文。

怪象:同国不同法?绑架逼迫他人写虚假借条在福建莆田不是犯罪

此后,余金贵就以绑架逼迫所写的那些虚假借条,采用威胁、恐吓等各种恶劣手段,从高开远身上勒索了52.8万元的钱财(有银行流水为证)可是,至今六年半了,不管高开远如何控告,公安机关始终没有立案调查。

《报警登记表》上清清楚楚写着“高开远被余锦贵(即余金贵)等人强迫写借条”的案情,但公安人员却始终没有针对绑架写借条的案情展开调查,也没有找余金贵本人做笔录,到派出所接受调查的始终都是余金贵的老婆林丽花代替,最后,案件就不了了之。

由于高开远的不断控告,六年后的2021年4月22日,公安机关给了高开远一份《不予立案通知书》(见下面图2),但是,该《通知书》的内容却是“2018年4月18日控告的被林丽花、张天谊非法拘禁”的案件。显然,该《通知书》内容与高开远所报案内容的时间、人物、案情均明显不符。

怪象:同国不同法?绑架逼迫他人写虚假借条在福建莆田不是犯罪

如此明显的张冠李戴,不知是故意为之,还是工作失误?若是工作失误,为什么在高开远不断强烈要求更正的情况下,公安机关却始终坚决不改?

而面对高开远质疑的“绑架逼迫写借条“”的案件为什么至今不立案、绑架的实施者为什么从余金贵变成他老婆林丽花的问题,公安人员的解释是:“因为他们都是一伙的,可以用他老婆林丽花替代,林丽花的不立案,所以余金贵也就没必要立案……”

高开远多次以书面的形式,要求公安机关明确地针对“2015年1月15日余金贵绑架写借条”这个具体的案件,无论立不立案都给份书面的答复,以便向其他机关继续控告。这本是公安机关依法必须履行的程序,但公安人员的答复却是:“余金贵绑架案件不能立案,只能口头讲,不能书面写”。如此的口头答复以及至今拒不立案的客观事实,所折射出的是不可告人的背后隐情!

无奈,高开远向莆田城厢区公安分局提出刑事复议申请,申请书上明确要求公安机关针对“2015年1月15日被余金贵团伙绑架逼迫写虚假借条”的这个具体案件是否应当立案进行复议。2021年6月24日高开远收到了城厢区公安分局的刑事复议决定书(见下图)

怪象:同国不同法?绑架逼迫他人写虚假借条在福建莆田不是犯罪

从《刑事复议决定书》中可以看出,公安机关至今仍没有对“2015年1月15日高开远被余金贵绑架强迫写虚假借条”的案件作出正面答复,依旧采取回避、转移、顾左右而言他的手段继续忽悠受害人。

这是典型的有案不立,压案不查的违法行为,背后原因除了应引起社会高度关注外,更应当引起上级部门的高度重视,细查深挖!

在遭受余金贵迫害丢了工作,妻离子散的高开远,只能不断地向公安机关继续申请立案调查,并提交了共18次要求立案的书面申请书(见下图),然而,公安机关不仅至今没有立案调查,而且拒绝出具任何书面告知书。这是明显的耍流氓行为。

怪象:同国不同法?绑架逼迫他人写虚假借条在福建莆田不是犯罪

南京高淳区的韩某,逼迫他人写借条的金额只有22万元,已被法院以敲诈勒索罪(未遂)判了五年。然而,比韩某不知严重多少倍的余金贵(还有其他更加严重的多起重大案件),却至今连立案调查都没有启动。在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”的原则下,涉案金额较少的韩某被判五年,涉案金额大得多的余金贵至今逍遥法外,工资照领,这其中的“为什么”昭然若揭。

对于上述怪象,对于被害人的不服和控告,公安领导是这样解释的:“虽然余金贵绑架你写了这么多借条,但你的钱还没有被余金贵拿走,所以,余金贵绑架你写借条不是犯罪”。

凤凰山派出所肖副所长则说“如果将来余金贵有把这些虚假 "借条’拿到法院起诉的话,你就说公安已经查过,这些借条不算数,公安已认定这些借条是假的就行了”。公安人员的这些表态内容,已明确表明:公安机关调查已确认高开远报案的内容的真实性。对此,有法律专业人士提出:“余金贵绑架高开远逼迫写了1180万元虚假借条的行为,早已构成敲诈勒索罪,包括了既遂的52.8万元和未遂(1180-52.8)万元的两个部分,刑期至少十年以上”。

在余金贵的行为已明显构成犯罪,公安机关却拒绝立案的情况下,有人说:也许莆田的律法不一样,否则公安机关怎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加以掩盖包庇呢?这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呢?余金贵其实早已给出答案:余金贵不一般,他虽是莆田市荔城区自然资源局的干部,但却是以组织网络赌博(时时彩,涉案数亿元)和高利放贷为主业(月息6%以上,金额5千万元以上)。

作为一个公务员,能拥有“黑头贵”的绰号,已经表明了他的实力:作为黑恶势力的头目,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:我爸和大哥都是书记,二哥是公安局领导,在莆田敢查我的人还没有出生!

余金贵案件的背后,隐藏的问号实在太多,在此暂不一一列举了。

作为被余金贵团伙迫害的高开远等人,现如今不仅陷入控告无门丶申冤无路的境地,而且还招来公安人员的调查。最近公安人员频繁找高开远家人及朋友“聊天”、“谈话”、“作笔录”,更不时的通知高开远到公安机关“坐坐”,要求高开远在“息防息诉”文书上签字,等等。显然,这是对高开远四处控告行为的警告!

“黑头贵”的“黑”,绝非浪得虚名,他不仅扬言要将高开远灭口,而且已付诸行动。2018年初,余金贵亲率打手欲再次把高开远绑架到山上活埋,若不是高开远侥幸逃脱,恐怕早已成为冤魂了。被绑架上山逼迫写借条又差点被活埋以及被围堵在派出所3天2夜的痛苦经历,已经成为高开远挥之不去的噩梦,高开远交代:如果哪一天自己突然消失了,十有八九是被灭口的!

“官二代”余金贵还能在莆田横行多久?谁是余金贵背后的“保护伞”?媒体希望福建“扫黑除恶”的公安部门及纪委、监委部门介入调查,彻底端掉这个为非作歹,欺压百姓的黑恶势力团伙!媒体也将继续跟踪报道!

以上所述句句属实,若有虚假愿承担一切责任!

 

下一篇:没有了
上一篇:秘鲁总统比斯卡拉宣布将进行内阁重组

相关文章:

Copyright © 2018 中国焦点法制 版权所有 Power by www.o-hikkoshi.com 本站文章转载于网络,如有侵权内容请发邮件至:(请将#换成@发邮件) 处理。

Top